【峰霆】雏菊



避雷:年龄差二十,骨科
前文回顾:


章二


月升月落,朝夕轮回。百花次第点亮过一个又一个四季。


人生仿若倒计时,日子就如同手中的沙粒一天天从指缝间溜走,留在掌上的逐渐减少。


威廉七岁那年古董店里搬来第一台电视机,挺笨重一个方盒子,时常还会飘雪花。


伊万让国内的朋友给他邮来了许多动画片的光碟,等威廉睡着后一个人在寂寥幽暗的客厅关了静音一部部看过去。电视忽明忽暗的光亮映在他神情严肃的脸上,仿佛正与敌人进行生死谈判。


他把那些主角家庭幸福美满的动画片淘汰,留下了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孙悟空,从葫芦里滚出来的葫芦娃,由智慧老人创造出来的海尔兄弟……


有天晚上他实在太困,倒在沙发上睡着了,电视机因为负荷过大在后半夜飘起了雪花。一片迷蒙晦暗中他被威廉叫醒。


“伊万,伊万!起来了!太阳晒屁股了!”


“伊万!我饿了!”


伊万迷迷糊糊睁开眼,隐隐约约看见一张放大的脸离自己无比接近。下一秒,他把威廉搂进怀里,威廉柔软的发梢在他脆弱的脖颈搔起一阵痒意,牛奶沐浴露的味道飘入鼻腔,他怀里满满当当是威廉温热幼小的身躯。


“早安,威廉。”


全世界最可爱的小天使亲了他脸颊,声音甜得发腻:“早安,伊万。”


伊万也曾试过让威廉叫他daddy或者爸爸,而威廉忘记的速度同学会的速度一样快,好像对这个名词自带闪避技能。


同样不敏感的词还有妈咪。


四年前,在邻居范博梅尔太太的友情帮助下,威廉接受了妈咪去远行等他成年之后就会回来这个解释。好像一夜之间伤口痊愈,伊万再也没有听威廉提过妈咪,好像这个女人不曾存在过一般。


伊万不明白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每次看到威廉笑得无忧无虑,他都有种念头:就这样吧,一直这样吧。


他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保护威廉,不让任何一点有可能勾起伤心回忆的事情刺激威廉。他像所有父亲一样保护着自己尚弱小的孩子。


一大一小两个幼稚鬼在沙发上滚了一会,威廉率先推开伊万,在沙发上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伊万。片刻,威廉皱起细细的眉毛,模样委屈又可怜,道:“伊万,我饿了。”


伊万迷茫:“威廉饿了,怎么办呢?”


威廉道:“伊万不要偷懒!伊万快去做饭!”


于是伊万更茫然:“为什么是我要做饭?我不会做,威廉去做好不好?”


“哎呀,做饭就是、就是……”威廉急得一跺脚,一时没站稳,被伊万抱了个满怀,看到伊万弯起的猫弧终于意识到自己被耍了,发泄般的拿小拳头捶了伊万一下,“伊万坏!”


伊万抱着威廉从沙发上起身,拿自己的鼻尖轻轻撞了一下威廉的鼻尖:“伊万不坏。”



“伊万爱威廉。”


刚要发作的小兔子一下子红了面颊,眼睛里闪亮亮的全是快乐:“威廉也爱伊万。”


伊万得到满意的回答,把威廉放下来,慢腾腾地去厨房做了早餐。平凡的一天由此开启。


餐桌上,威廉问:“伊万,伊万,今晚可不可以看电视?”


从电视机搬来已有一个月余,威廉却还没见过那铁盒子里的神奇世界。


伊万看了眼不远处已经见底的纸箱子,当初装了满满一箱的碟片,他看完一张收一张。


伊万点点头。


威廉惊喜:“好耶!”


彼时两人浸没在同一片浅金色的晨光中,连杯中剩了一半的牛奶看上去都那么美好到不可思议。


他们花了两个月看完了《西游记》,然后是《葫芦娃》,接下来是《海尔兄弟》……后来陆陆续续又有了新动画光碟寄来。


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寄过来的动画片变成了各种电影和电视剧,此时威廉使用电视机和DVD早已比伊万熟练得多。在一个娱乐匮乏的年代,伊万不能阻止威廉给自己找乐子。


威廉十一岁时看起了港台狗血言情剧。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固定中午播出的电视剧到了尾声,伊万正在收拾碗筷,电视中男女主角经过一系列狗血事件后终于表明心迹,正相拥而泣。


伊万端起威廉面前已经吃干净的饭碗,绕到威廉背后时忽然一躬身,挡住了威廉视线。


威廉正看到动情处,眼眶微微湿润酝酿着一场绵绵春雨,只是酝酿到一半却被人煞风景打断,实在不痛快。


威廉急得拿手去推伊万,却被伊万轻而易举地制住了:“小孩子不要看。”


威廉抗议:“我不小了!”


伊万失笑:“还不到我肩膀高,你怎么就不是小孩子?”


威廉不服:“乔治比我还矮,可我上次看见他和卡琳娜在小花园里接吻!”


是了,伊万有特殊预知功能,每次都能在角色发生比拥抱更近一步接触之前挡住不让威廉看。他越不想让威廉看,威廉就偏要看。


伊万一贯不喜欢太过开放的校园风气,不禁语气重了些:“我不是说过,不管别人怎么样,你要管好你自己!”


威廉张了张嘴,一时接不上话。


此时电视机里传来对话:“我爱你。”


“我也爱你。”


“唔。”


男女主角接吻。


伊万跟威廉大眼瞪小眼。


伊万的眼睛很好看,此时因为薄怒而半眯着——威廉被他宠坏了,一点也不怕——显得眼型细长而眼尾微微向上扬,根根分明的睫毛偏向下耷拉着,圆润俏皮的弧度如他这个人一般温柔讨喜。伊万的嘴唇很好看,水润饱满,粉粉嫩嫩像草莓布丁,笑起来像邻居太太家的布偶猫。


伊万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是最最简单的肥皂味,从威廉记事起就包围着他。


最最重要的是,威廉爱伊万,伊万也爱威廉。相爱的人要相亲。


威廉突然凑上去,在亲到伊万之前被伊万眼疾手快地挡住。


威廉露出委屈神色,伊万开始思考如何不着痕迹地把那些碟片扔掉。


伊万轻轻推开威廉,拿着盘子进了厨房,没一会又出来。威廉鼓着腮帮子拿电视遥控器乱调一气,电视机的声量忽高忽低的,还伴着细微的撕拉撕拉的电流声。


伊万叹了口气,顺手拖了个较矮的椅子放在威廉身边,这样伊万坐下后两人的视线就能在同一高度上。


男人的大手温柔地包住那只折腾着遥控器的小手,慢慢把遥控器抽出来,随手放在餐桌上。


威廉率先开口:“伊万对不起,我以后不会了。”


只是语气中的不甘和敷衍以及更深切的委屈怎么也藏不住。


到底是小孩子。


伊万禁不住嘴角上扬。


伊万伸出手揉乱了威廉今早还不容易梳好的中分,电视剧男主的同款发型。在威廉生气之前说道:“不怪威廉,怪我没有讲清楚。”


“接吻是男女朋友才可以做的事,我们是父子,父子不可以接吻。威廉想试那就等成年以后,有了女朋友就可以跟女朋友接吻。”


“男女朋友?为什么父子不可以?”


“威廉,这世上的爱有三种,亲情友情爱情,爱人之间才接吻。我跟威廉是亲人,亲人不接吻。”


“等威廉长大之后就会明白,亲人可以有很多个,爱人只有一个。”


威廉眨巴眨巴眼睛。从小到大都是他跟伊万一起生活,家中从来没有出现过第三个人。经过片刻思索,他豁然开朗:“那我要做伊万的爱人!”


伊万一愣,随即故作严肃地点了点威廉的鼻尖:“不可以,我只有威廉一个亲人了。”


伊万又去挠威廉痒痒,叫威廉笑得前仰后合,眼角溢出一滴生理泪水。


过一会休战。威廉整个人都扑到伊万怀里,扭来扭去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安居下来,低着头兴致勃勃地抠拽着伊万身上针织衫的线头。


在伊万制止他的报复行为之前,威廉突然仰起头,眼神清澈仿若林间溪边的幼鹿,明媚甚于乡下白日里大片大片绽放的野雏菊。他学着伊万先前的语气说道:


“威廉也只有伊万了。”



-tbc-


废话有点多,进度条比我想得慢很多orz……

你们会不会看着想睡觉?QAQ


评论(9)
热度(76)
  1. satoshi阿瑟 转载了此文字

© 阿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