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尘】空城01

脑洞by@大橙子

【1】

城里有户富贵人家,家姓宁,重重大院里养出了个小少爷,取名叫致远,可他却一点也不宁静。

传说小少爷出生的那天日出比平时早了几分,万丈金光泻了一地,照出了个浮华盛世,行人走在路上,踢起的都是金粉。

宁老爷大喜,以为小少爷将来一定状元及第,官拜一品。

一个算命地冲了进来,指着尚在襁褓里哇哇大哭的小少爷,同宁老爷说这男娃娃日后不得了,宁家的倾城家产就是在他手下败光的。

宁老爷气得头顶冒烟,头发都掉下来几根,当场叫家仆把算命的赶了出去。

时年老爷子还在,本着宁可信其有的心给小少爷取名叫致远,一时小少爷哭得更凄厉了。

院子里的牡丹簌簌落了一地艳红花瓣。

小少爷日日长大,越发有败家之势,城里无人不知宁家的小霸王。花街柳巷里的姐姐妹妹们一听这个名头都捂着嘴吃吃地笑。胭脂糕粉,红袖温柔,霸王美人,好酒良宵。

为此宁老爷天天追着他打。

小少爷还说这是帮着宁老爷锻炼身体,若没有他,宁老爷那一把老骨头早就撑不到现在。

宁老爷听得直骂孽子孽子。

时日一长,宁老爷也对小少爷失了期待,不再指着他考功名,只想他能继承家业。

哪想老天狠心,宁家制香发家,家中独子却在十岁那年被医生判了死刑——他那生得漂亮的鼻子竟和其主人一样是个不顶用的废物。

小少爷愈发得意,愈发无法无天。

在小少爷十八岁那年,城外来了位游方郎中,住在城郊西,免费给穷人看病,每每药到病除,受他恩的人都称他一声“神医”。

宁老爷如抓住救命稻草,听闻这神医心地善但性子清高,最最瞧不起他们这些富人家,就断断然不会委身到城里给小少爷看病。

又听说每日一早神医门前病人就排了一长串,一直到城门口,城里城外他城的都有。

于是那天星稀云暗时,小少爷昏昏沉沉在马车上骂神医。

说神医没什么本事,那些穷人都是些小病,城中陈大夫收了钱几下就能治好一群人。

宁老爷狠狠扇了他一脑袋瓜子,睡你的去!

据说那神医寡言,总戴着个面具。

小少爷就说那神医生得丑,到了不敢见人的地步,所以才要戴面具。像他生得俊,就从不遮遮掩掩。

宁老爷又狠狠给他脑袋瓜子一下,刚要教训小少爷,马车就停住了。

小少爷借机蹦哒下车,只见树影错落中有一间竹屋,上面一方方正正小口,隔着薄薄的纱帘透出昏黄的烛光。

小少爷鼻子不好眼睛好,看到端坐桌前的清瘦人影。

那帘子不知用什么纱子做成,又大又长,无风自动,人影隔着帘子,像隔了一层月色。那烛光也暧昧,暖融融一片,月色之中又隔着烛光,像南国雨季里弯弯绕绕的巷,斑斑驳驳的墙,摇摇晃晃的花。

那边敲门声响起,生生打断了这缠绵缱绻的幻想。

小少爷心里一悸,忙忙移开了目光。

门打开那一瞬如天光乍破明镜初开,小少爷隐隐约约窥见的那一分人影捧着一只红烛站在阶上,照亮了门前那三寸地。

一时间宁府仆从提着的大灯笼也暗淡。

小少爷拼命仰起脸去看他。

小少爷看到一个惨白面具,边缘绘着黑纹,像暗处开到荼蘼的花。

彼时天边浓云退散,透出一缕天光,正正好落在那面具上,铺开一层金雾,金雾后有一双艳绝了的桃花眼。

完了。

守了十八年的一颗纯洁少年心就这样白白交付了出去。

小少爷在那一刻感到平生所未有的巨大喜悦,好像从呱呱落地起一路挣扎地活到现在都是为了这一刻。如今任务完成,下秒死去也无憾。

小少爷只做了一瞬的痴心种。

下秒被光刺眼,困得打哈。

宁老爷把小少爷拽到神医跟前细细叙述了他如何如何家门不幸。

小少爷吊儿郎当,眼睛四处扫射,等宁老爷说完直直跟了句:这里这么简陋,你要不要去我家住住?

宁老爷一听又要打他。

这可了得,今天这病不但看不成日后还要补上赔礼。

神医倒是波澜不惊,伸出手摆正小少爷的脸,凑得近了,细细端详来。

小少爷心砰砰直跳,一时间也不困了,浑身神经紧绷,只觉得那面具后是食人的妖怪。

半晌,神医收了手,微微往后退了一步,点点头说好。

神医说,小少爷这病不一般,他要近些好好研究。

这时天完全亮了。小少爷盯着神医左看看右看看,最后眨巴眨巴眼,说不出话来。

宁老爷大喜过望,忙忙请神医收拾了东西随他走。

等神医上了马车,小少爷还傻站在原地。

马撒开蹄子走了,车咕噜带起沙尘,小少爷在后面追着跑。

-tbc?-

评论(12)
热度(79)

© 阿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