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尘】空城02

脑洞by @大橙子

【2】

小城中消息传播得快,宁老爷为小少爷请到神医这事一下子代替了烂大街的野史逸闻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消遣。

小少爷是个喜新厌旧的,跟在神医屁股后头殷勤了几天又去追西厢楼新来的妹妹了。

神医倒乐得清闲,争得宁老爷同意后在宁府后门开了个露天的临时小诊所,比原来在郊外更加方便。

穿着一身青白衫子,肩挺背直地坐那的神医翩然若仙,越发被老百姓们捧上了天,都说是华佗再世、菩萨心肠。

神医却知道,是自己罪孽太重,要如此才能偿还十之二三。

那晚神医准备收工,余光瞥见一个破布褴褛的流浪汉走来,刚要把收了一半的东西拿出来就听见冷冷一声,不用了。

神医浑身一震,抬头看去。来人明明是笑着,却让他浑身发凉如坠冰窟。夜沉沉如无边阴暗的深渊,人一掉进去便再也出不来,只能坠落坠落再坠落。

神医自牙缝中挤出两个字,父亲。

啪一声清脆响亮的巴掌声狠狠砸在神医心上,钝钝的疼。

神医的脸被扇到一边,惨白色的面具摔进了泥,染上点点污泥,面具下是一张白净端秀的脸。

来人怒喝道,你还知道我是你父亲!

神医咬牙,逸尘……知错。

逸尘,逸尘。

神医姓安名逸尘,安逸出凡尘。

有人还在叫:

逸尘逸尘。

一声比一声急。

醒醒!

神医猛然惊醒,迎着光眼前是小少爷放大的俊脸,两只眼都快瞪成斗鸡眼了。

见神医醒来,小少爷有些心虚地直起身子拉开了距离,眼神刻意地四处乱飘,最后总要飘到神医脸上。

咳……咳,真好看。

也很香。

小少爷闻不到,他尝到的。

神医一觉醒来浑身酸痛,稍稍眩晕了几秒才发现自己倒在诊所以地为床以天为被睡了一晚,难怪腰酸背痛的如同再造。

这样想着,神医突然打了一个喷嚏。原来是夜深露重,着凉了。

小少爷那一下没忍住,笑出声来,说,你自己一个大夫怎么还生病,真是愧对神医的名头。

神医懒得跟他计较,白了他一眼。小少爷被神医这绵软无力的一瞪才惊觉这人真的生病了。看他脸色泛白真真心疼得要死。忙忙把人打横抱起来一溜烟跑进了宁府,一边跑一边抱怨,逸尘老弟你好重。

神医知道他没心没肺惯了,这下真紧张,便由着他贫。这个人其实幼稚得紧,明明自己比他大偏要叫他逸尘老弟这样才好照着他。跟谁都自来熟,当然小少爷要反驳一句,我只跟看得上眼的自来熟。

可小少爷的幼稚是讨人喜欢的幼稚,成天闹闹腾腾的感染得身边人没逢年过节都眉梢自带喜气。神医是真心欣赏他,愿意与他结交,包容他的小脾气。

可是生病脑热的人脾气都不好也是真,神医没忍住挣扎起来也说,我是男人当然这么重,你放我下来我能自己走。

说实在话前半句是回嘴,后半句倒是真的,一个大男人被另一个大男人这样抱着像话吗?

小少爷费力制住怀里不安分的神医,更烦躁了,闷声道,你生病了乖一点好不好。

一个乖字给神医闹了个大红脸,不知道是烧的还是羞的,总之不再乱动了,僵硬着身子缩在小少爷怀里。

躺在床上神医又变回了那个冷静自持的神医,指使小少爷做这做那,又是打水又是拿毛巾的,自己倒作威作福起来。半天下来神医神清气爽了不少,小少爷却累得像条狗。

神医不是身子虚的人,普通的发热几下就好了。但被小少爷一瞪,神医心却虚了,乖乖躺下不动了。

顺带一提,是小少爷的房间。

神医躺了一会睡不着,偷偷睁眼看坐在床边的小少爷。小少爷也正偷偷打量神医,见被抓了正着,恼羞成怒险险要跳起来,你怎么还没睡?

神医问,你要一直呆这吗?

小少爷道,当然啦,这是本少爷的房间。

神医道,你今天不去西厢楼?我听说那新来的芦雪姑娘今儿下午有场酒会。

小少爷挥挥手,似乎能赶走面上的臊色,不去不去,女人哪有兄弟重要!

神医抿唇一笑,笑出个圆圆酒窝。

小少爷想,什么芦花姑娘雪花姑娘,真绝色在这儿呢。

-tbc-

告诉我,进展会不会太快?

评论(6)
热度(40)
  1. satoshi阿瑟 转载了此文字

© 阿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