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小记

春日,宜出行、访友,忌送别。

我要乘着皮皮虾,到那桃花灼灼、冬雪未化的山巅之上,在一场小雨打窗之前见一个人。可以远远的瞧一帧侧影,可以隔着花和窗望去,甚至可以相对而视。总之,见到他就好。

如果可以,我要叩响屋门。门随一阵清风而开,流进眼里的是春水涓涓。那已成白霜的发,松柏般永远挺立的身姿,如此之风华仙姿,黄泉碧落,再寻不到第二个。我要听他讲论万物生发自有因缘,顺应其心而活便是最好。随后我要告诉他,长沙城来了位军阀头子,万人崇拜;西魏出了位四皇子,登基做了皇上;北京城里有个酒吧老板,叫时樾。

我想细细地同他讲,可司掌时间的神灵不允许,他迈着步脚,手持长剑步步紧逼。如果可以,请先让我挡一挡罢。

往后还有更多人,我对他说,可我还是最心念你。

天际浮云微动,淡薄的水汽渐渐聚集,气温不知何时降了下来,湿冷渗进心底,愈发感到春寒料峭。他微微笑着,嘴角浮现一个很温柔的酒窝,皱了很多年的眉目也舒展开来,因太过美好而虚幻得好似半融的雪,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仿若光凝聚的河流正缓缓流淌。

云朵受到感召,往这边飘来了,从天上窥见了这一幕,感动得要落泪。

静静地,静静地,我看见雪被雨水一点点浸染消融,流向远方,一点声息都无。

只最后模糊听见一声极压抑的低泣:

“掌门师兄。”

往后你是月的清辉,是开始,是永不终结。

评论(1)
热度(4)

© 阿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