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樾】方寸之间01

想磕他俩,求投喂QAQ先自割一点腿肉,宝晴是私心

----------------------

 

第一章

 

邰伟是最先发现方木反常的人。

 

 

小米说:“伟哥,过于敏感了吧,方木不就自己出一次勤,至于吗?那小子不一直这样,没什么表情,恹恹的。”

 

 

正说着,方木走来,说要请假。

 

 

呦,难得,劳模要请假。

 

 

邰伟也很难得地没有准:“什么理由?”

 

 

方木理由简单而充分:“有些累了,想回去休息。”

 

 

大概是方木气场太忧郁,邰伟也惊到了,拍拍方木的肩:“好好休息吧,年轻也不要太挥霍。”

 

 

方木讷讷道:“谢谢邰队。”

 

 

说完转身走了,留下小米和邰伟二人面面相觑。

 

 

“谁敏感?”

 

 

“我我……弱感行了吧。”

 

 

这时大壮回来,脸上沾了些泥灰,模样狼狈。

 

 

邰伟突然想起关键,猛一拍后脑勺,催促小米道:“快查查,今天方木办的什么案子!”

 

 

“不过一起酒吧闹事案件……”小米嘟囔道,看不惯邰伟的护犊心切,“哟,这酒吧老板还有案底。”

 

 

“叫时……樾吧?”小米顿了顿,“伟哥,你看看这什么字?”

 

 

邰伟一壁凑过去,一壁道:“平时就叫你多读点书。我看看,叫时樾,那个字读樾!”

 

 

小米搔搔头,理直气壮道:“这都毕业多久了。”

 

 

邰伟突然骂了一声。

 

 

“靠,太像了吧?”

 

 

“像?像谁?”大壮凑上来,“没见过啊。”

 

 

小米回过神,也惊叫一声:“像!像梁宝晴!”

 

 

梁宝晴本是方木的学生,有天他约方木出去,自己却再也没出现过。就在乔教授那事的那段时间。死亡报告早已写好,就差一具尸体,其实没有尸体也没关系,只是方木不承认,不接受。

 

 

电脑屏幕上的男人梳着帅气张扬的飞机头,哪怕因为打架而被拘留仍一副悠游自得的样子,宛如警局是他家。而印象中的梁宝晴,青涩的身体被校服掩盖,标志的眼睛被眼镜蒙住,留着规矩的中分,同方木一样,喜怒不形于色,不爱说话,存在感淡如一缕烟。

 

 

是极不相关的两个人,是行为气质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可那张脸,那五官,那同样深浅莫测的双眼——时樾浑然是长大后的梁宝晴。若连他们都能瞧出其中玄妙,那何况方木……

 

 

大壮颤颤伸出手指,不敢置信魂归来兮:“梁、梁宝晴?”

 

 

邰伟一掌将他拍醒:“梁宝晴比方木小,方木比时樾小,时樾怎么可能是梁宝晴!”

 

 

大壮冷静些后问:“伟哥,现在怎么办?”

 

 

邰伟很烦躁:“什么怎么办,我能怎么办?”

 

 

 

 

邰伟最终决定让方木自己待一会,毕竟有些事别人帮不上忙。夜深人静的时邰伟才回宿舍,因怕打扰方木,手脚动作都极轻。

 

 

门关得一点声响都没,邰伟正窃喜着,一转头,就看到方木捧着本书在看。

 

 

窗帘全被拉上,照明灯也全暗,只余一盏暖黄色的床头灯。在微弱的灯光下,方木抬起头,神色凄楚,像个无家可归的游魂。

 

 

邰伟一抹头发,心疼无奈又责怪:“你没睡啊!”

 

 

说着,一边把顶灯打开——这气氛实在太他妈诡异了。

 

 

方木睁着眼睛说瞎话:“我睡了。”

 

 

邰伟打量他片刻:“你这叫睡?”

 

 

方木点点头。

 

 

“……”邰伟原地转了两圈,深觉无力——方木人如其名,方正且木,固执又顽抗,“算了算了,不管你了,有什么事明早再说。”

 

 

方木乖巧地收了书关上灯,缩进被子中,闭上眼。

 

 

邰伟知道他没有真的睡,当风雨来袭时,树木无法动弹躲避,只能承受,或被压垮。方木就这样,他从没学会如何消解痛苦,只默默忍受着,感受每一个细胞悲痛的颤栗,直到痛苦摧毁他,才被动地将自己藏起来。藏进一个除了他自己,谁都没法进去解救他的深渊里。

 

 

“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正回以凝视。”

 

 

察觉到邰伟叹息一声,光源被关闭,方木睁开眼,静静凝视着眼前的一团黑暗。

 

他甘愿泥足深陷,谁也救不了他。

 

 

 

 

“Welcome to Lucid Dream .”

 

 

低沉而充满魅力的男声在耳边响起。重复三遍,伴着灯光闪烁。

 

 

电梯门开,嘈杂的声与迷乱的光铺面而来。

 

在尽所能翻出时樾的祖宗十八代之后,方邰二人终于决定实地考察。

 

 

方木领着邰伟挤过人群,穿越灯光,终于,在十字T台后面,发现位于一处用软性隔断隔开的半私密空间里的时樾。

 

 

邰伟明显感觉方木呼吸一滞,隔着十步远,不再前进。

 

 

出于前特种兵的敏锐,时樾回头往两人方向望了一眼。

 

 

时樾穿着暗色的夹克,在镁光灯下泛起奇异的光泽,方木想起自己曾在动物园里见过的黑豹,那危险又迷人的猫科动物,在发现自己之后也是这样漫不经心地施舍一眼,随后漫步离去。那流畅的、漂亮的、动态的肌肉线条,方木一辈子都忘不了。

 

只能恨语言贫乏又软弱,指认不出性感的顶峰。

 

也因此,同一张面被残忍地切割成全然不同的两个人。

 

可方木还有奢望,盼那一点点残余的相似,能还清他的罪孽。

 

-tbc-

评论(16)
热度(78)

© 阿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