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霆衍生】幼稚园记事

•衍生cp大乱炖

•幼崽团子们的爱情故事

•放飞之作,爱我别走

 

【01】

 

项允超又双叒叕被阿霆分手了,哭唧唧地跑去找大哥项允杰求安慰。项允杰已经见怪不怪,拍了拍项允超的头以作安慰,表示作为一位成熟的大班同学,不愿意插手这种无聊的小事。

 

正巧这时张晓波拖着个呼啦圈和跳绳的混合体,浑身脏兮兮地来找项允超玩,项允杰如蒙大赦,急吼吼把项允超踢皮球一样踢了过去。

 

为了体现自己跟张晓波这种二逼崽子区别,顺带展示一下强大的优越感,在朝张晓波走过去的路上,项允超特别作地抹干净满是泪痕的小脸,并且整理了下本就十分平整的园服,昂首挺胸蔑视众生的模样颇像模特走T台。

 

由于张晓波并不是项允杰那样“成熟的大班同学”,所以项允超刚到他面前,张晓波就毫不留情地戳穿道:“超儿,你丫又被阿霆甩啦!啊哈哈哈哈!”

 

项允超小脸都绿了,只恨不得来一套降龙十八掌把张晓波打到九重天外,但他还是强压下怒气,争辩道:“我和阿霆是和平分手。”

 

“不用解释,”张晓波强止住笑,小大人似很理解地拍了拍项允超的肩膀,“大家都习惯了。你们三天分一次,没两天又复合。”

 

项允超哼一声,对最后半句表示满意。

 

张晓波又道:“你丫就嘚瑟吧,我霞姨说了,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秀恩爱,不以老死不相往来为目的的分手也是秀恩爱!”

 

项允超仔细琢磨了一下这句话,找不到话来反驳,于是更得意了,心里原本因被分手而破开的口子迅速痊愈,喉头里噎着的苦涩全变成了甜蜜,嘴角不住抽搐着,一个蠢透了的笑容几乎就要绽开。

 

掉什么包袱不能掉。项小皇帝于是又哼一声,为了褒奖张太医治疗情伤有功,他决定屈尊降贵关心一下臣民的情感生活。

 

“你和牛牛怎么样了,要不要我帮忙?”

 

奇了怪了,刚刚还一脸看透红尘的俗世高人的拽逼模样的张晓波听到牛牛二字,立马露出了十二齿标准傻笑:“陵老师说今天要换座位呢。”

 

项允超不解。

 

张晓波却不说了,噎着藏着,左顾右盼,死活端着。

 

项允超冷笑:“怎么,你们约定好了,要做同桌?”

 

张晓波大骇:“你怎么知道?其实,其实也没有约定,但……”

 

张晓波还在扭捏,却此时上课铃响了,张晓波忙忙丢下项允超,拖着他刚刚拖来的呼啦圈和跳绳的混合体,头也不回地奔向新纪元。

 

要说牛牛何许人也?大名苏子涵,张晓波的意中人是也。

 

却说张晓波急忙忙赶回教室,路过窗边苏子涵的位置,抛了一个sweet wink,一个急刹车,站在教室门前,中气十足地吼了声:“报告!”

 

讲台上的陵越闻声看过来,侧开身子的同时露出了一个小小身影。

 

陵越微微一笑,道:“进来吧,下次注意点时间,不要再迟到了。”

 

张晓波响亮地回了句“知道了老师”,回到座位后,一个劲的盯着前桌的苏子涵看。

 

苏子涵察觉到了,转过头,冲张晓波甜甜一笑。

 

暗红尘霎时雪亮。

 

砰砰砰!是黑暗无星的夜空上炸开了千朵烟花,五颜六色炫如白昼,张晓波坠入扑朔迷离的梦境,遨游于奶糖与巧克力构成的奇幻世界之中。

 

接下来陵越介绍新同学,公布新的座位安排等等,张晓波神思恍惚着,全没听进去。

 

待张晓波回过神,苏子涵还是自己前桌,身边却坐了另一个男孩,看背影陌生,约莫是那个新来的。

 

热春光一阵冰凉。

 

烟花四落,梦境崩塌,奶糖和巧克力融化混杂成扭曲的灰色。

 

天空重新归于沉寂无边的黑。

 

“晓波。”

 

有人叫他。

 

张晓波勉力收拾情绪,抬眼看去,是陵越。

 

陵越手里还牵着另一位同学,正睁大眼瞪着张晓波,散发出浓浓的敌意。

 

陵越道:“这是薛可勇。晓波,以后你们就是同桌了,要好好相处。”

 

张晓波有些哀伤地点点头,道:“好吧。”

 

刹那他理解了为什么项允超总要哭唧唧地去找项允杰求安慰。他现在也想找个人大哭一场,可惜他家里只有张学军这一个不着调的父亲,于是他说,好吧。

 

陵越见张晓波这样,有些吃惊,有些疑惑,还有些不安。要说这班上最不和两人,莫说张晓波和薛可勇了,两人都是一点就着的炮仗,还彼此都看不顺眼,凑在一起得噼里啪啦炸出个第三次世界大战。

 

陵越是想借这次换位置的机会把两人凑在一起,天长日久两人就会安分下来,一箭双雕,和平解决影响班级和谐的两大不和谐因素。

 

本以为两人一定都会强烈反抗,没想到这么顺利,不论到底是什么原因,陵越都松了一口气。

 

其实是陵越多想了,张晓波没太在意新同桌是谁,不是苏子涵,是谁都一样。

 

是谁他都不欢喜。

 

 

-tbc-

 

 

评论(4)
热度(19)

© 阿瑟 | Powered by LOFTER